中國飼料添加劑信息網
  • 譙仕彥院士的艱難求學路
    添加時間:21-11-26 11:08:24作者:來源:點擊數:
     

    11月18日,2021兩院院士增選結果揭曉,其中,中國農業大學動科院教授、博士生導師譙仕彥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他是四川閬中人,而六年前入選中國工程院院士唐華俊也是閬中人。

    洪中嘹亮/書聲朗朗/山溝溝里飛出了金鳳凰——57歲的羅宗平哼起了那首久違的老校歌,歌聲在偌大的校園里回響。羅宗平是四川閬中洪山中學原副校長,新晉院士譙仕彥的小學、初中和高中同學,又是同村好友。“當年求學苦啊,從家里到學校要走24里山路,還要背30斤的米面和紅苕,一遇下雨就打光腳。”

    閬山閬水,人杰地靈,這是怎樣的一所閬中農村中學?居然6年內先后走出兩位土生土長的院士。11月19-20日,封面新聞記者從四川南充出發,驅車120公里,來到閬中和南部交界的閬中洪山鎮,探尋院士譙仕彥的求學成長之路。


    村里放“壩壩電影”,他在屋里專心讀書

    洪山,閬中城東南方,閬中偏遠鄉鎮之一,因境內有洪山廟而得名,離閬中主城區還有30公里,路況不好,從閬中去洪山近一個小時車程。小車沿閬洪公路顛簸前行,走到一個名叫大柏埡的地方,就到了譙仕彥的老家。

    洪山是一個大的中心場鎮,原來下轄5個鄉,大柏埡就是原寶馬鄉的一個村子。譙家老屋就在公路邊下面一小塊平地上,兩間瓦房和一棟兩屋樓的磚房相聯,院子好久都沒住人了,四周雜草叢生。老屋下面20米遠的地方,有一個圍墻圍起的四合院,就是當年的大柏埡小學,原寶馬鄉第二小學校,有小學,有初中。譙仕彥在這里讀了5年小學、兩年初中,羅宗平和譙仕彥兩人從三年級就開始同班,一直到初中畢業。


    學校是一排排平房、瓦房,多年失修,四處漏風,院壩中間還有人種菜。高峰時期,學校有7個年級,每年級3個班,規模不小。譙仕彥成績好,一直是班長。老屋還在,兄弟姐妹都搬走了,譙仕彥很少回老家,老家村民都知道譙仕彥讀書很得行。

    上世紀七十年代,村里不時會放“壩壩電影”,在那個精神文化生活匱乏的年代,看“壩壩電影”很稀奇。放電影就在學校操場上,每次鄉親們都早早趕來,譙仕彥卻大門不出,自己一個人在家里看書。村民告訴記者,“譙仕彥父親生前善良忠厚,和人打招呼都是笑意盈盈的,在村里十分受人尊重,譙仕彥的成功也和他家優良的家風分不開。”

    風雨求學路:背30斤米面紅苕走24里山路

    兄弟姐妹四人,譙仕彥成為最讀得書的孩子,成為全家改變命運的希望。1978年,初中畢業后,羅宗平、譙仕彥順利升入洪山中學讀高中,這是一所新辦的農村中學,剛剛第三年招生。那時候,交通不便,從老家大柏埡到洪山場鎮一天只有一趟班車。譙仕彥從來都沒坐過班車,太貴,坐不起,車次少,時間也不合適。半路上有口涼水井,渴了,兩片梧桐樹葉對折,從井水里舀水喝。

    從大柏埡到洪山,開車都要半個小時。路還是這條路,但40年前,路況太差,碎石上面鋪泥沙。更惱火的是,還要背30多斤重的東西,半米半面和紅苕,一個月的“口糧”。碎石路太難走,24里山路要走3個多小時。遇上下雨天,怕磨損鞋子,就光著腳在碎石路上前行。每個月家里給5元錢,一到學校就全部交給老師作生活費,零食就是啃生紅苕。早上米飯就著咸菜吃,中午晚上米飯加蔥花湯,湯里油星都很少,一周吃一回肉,打牙祭。飯都是學校食堂蒸的,米飯里多半是紅苕。

    那時候,小學5年,初中、高中各兩年,1980年,譙仕彥高中畢業,洪山中學共有200多個學生參考,應屆生前5名的譙仕彥成功入圍30個預選名額,但最后高考落榜;1981年,往屆生譙仕彥再次落榜,羅宗平說,“我們主要吃了英語的虧,那時,洪山中學是一個北京來的知青教我們英語,可能只有初中文化。1982年,譙仕彥在鄰近的閬中河溪中學順利考上北京農業大學。兩年后,屢敗屢戰的羅宗平才考上大學。

    “勤奮和專注,以及不可或缺的探究精神!”羅宗平說,作為地道的農

    |<< << < 1 2 3 > >> >>|

  • 相關文章:
  • 免責聲明:
  • 本新聞內容部分來自互連網,如果該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我們會立即作出相應的處理。 在對信息的正確性和準確性進行考證之前,中國飼料添加劑信息網對在網站上刊登之所有信息不聲明或保證其內容之正確性或可靠性;您于此接受并承認信賴任何信息所生之風險應自行承擔。中國飼料添加劑信息網有權但無此義務,改善或更正所刊登信息任何部分之錯誤或疏失。
  關于我們 網站簡介 站點導航 廣告業務 友情鏈接  
美女销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