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飼料添加劑信息網
  • 關于樓房養豬的一些思考
    添加時間:21-06-21 10:14:42作者:來源:點擊數:
     

    導讀:本文內容為朱穩森博士口述,筆者整理后轉述。主要內容是朱穩森博士對于當前國內流行的樓房養豬的一些思考和個人觀點。換個角度看事物,總會有新的理解。

    一、當其無,有室之用

    從老子的一句話說起,“鑿戶牖以為室,當其無,有室之用。故有之以為利,無之以為用。”,開鑿門窗建造房屋,有了門窗四壁內的空虛部分,才有房屋的作用。所以,“有”給人便利,“無”發揮了它的作用。

    我們建造一個空間來實現某種功用,實現的功用即是這個空間中沒有的東西。對于建造豬舍來說,我們給豬創造了一個內部環境,讓豬在其中生活、生長、生產。豬舍的基本目的即是把豬與外界隔開,所以豬舍的功能是我們希望不存在于豬舍里的東西。比如我們不希望炎熱進去、不希望寒冷進去。

    事實上,在我的概念里,豬舍很大程度上就是一組絕緣材料,把豬舍內部和外部的熱量交換隔絕開,實現對豬舍內部溫度的控制。當然我們還需要豬舍給豬遮風擋雨。

    說到隔熱這里提一下一個絕佳的隔熱材料——氣凝膠。這是一種太空材料,很薄的厚度即可實現強力的隔熱。當然這種材料相對昂貴,或許在未來某天會應用在豬舍的建造上,也或許現在就有人愿意承擔這它昂貴的價格。

    總之,豬舍功能是豬舍所排除在外的那些東西。

    我們在建造豬舍時一個重要的考量是要把某些豬病排除在外面,這個過程也就是我們常說的“生物安全”。我們通過豬舍建筑來分隔出一個空間,我們把內部用來養豬的地方看做是干凈的,即凈區;而外面的世界我們把它當做是臟的,即污區。

    二、萬丈高樓平地起

    無論是歷史上,還是當下,人們都對于高樓有執著的追求。回溯4000年,在創世紀中有一段希伯來文記載的建筑項目,位于今天的伊拉克平原,當時的人們提出要建一座城——一個通天塔,這樣他們可以籍此出名。

    現在的世界最高樓是迪拜的哈利法塔,樓高828米。但是相信在不久之后就會有人造出比這個還高的建筑。建造高樓的一個無形動機是,人們希望證明他們可以做得到,這也就意味著他們希望因此成名。

    當然建造高樓也有一些現實層面的動機,比如土地利用率更高,以及給環境帶來的印記更小。把更多的東西集中起來放在更少的土地上。

    三、高樓養豬面臨的挑戰

    1、HVAC

    高樓養豬首當其沖的是HVAC(Heating,Ventilation,Air-Conditioning)問題,即供暖、通風和空調。當然高樓養豬由于是多層結構,所以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可以節省能耗的機會。然而我們得記住的是,一個滿負荷生產下的生物量密度。這與我們的辦公樓或者公寓的生物承載量完全不同。豬群總的熱量輸出和水分輸出比我們的公寓要高得多。我們還要注意,豬是不穿衣服不蓋被的。

    因此我們需要注意豬舍的氣流工程。這件事在中國的豬場做得普遍不好,我們時常可以看得到。我有個英國朋友,他為一家中國的設備建筑公司工作,他對這一點也比較悲觀。當然,如果你想達成某件事,你就必須為之去拼搏。如果你只是簡單的放手,當然什么都不會發生。

    中國的豬舍對于通風做得普遍不好,而高樓豬舍的通風則更具挑戰性。當然,就像非洲豬瘟教會了我們生物安全,高樓豬舍可能會給我們一堂關于豬舍氣流工程的速成課。對于大規模設施,一個優勢是可以使用工業級空調。

    2、內部生物安全

    在疾病控制方面,我們前面已經說過,高樓豬舍的環境足跡更小,這意味著有機會實現更好的外部生物安全。形成一個小的封閉空間,使得分區化更容易實現。但是在內部生物安全上則會存在一些擔憂。

    養豬生產和疾病控制的一個基本原則是分區和隔離。若干年來,我們一直在努力用這兩個手段來控制疾病在動物之間的傳播。病原在密集的大豬群中的不斷傳代可能會增強毒力,當然這是一個內部生物安全問題。

    3、系統復雜度帶來的高效率和高失敗成本

    一個系統的復雜度并非線性增長,當一個系統內的個體數量越多,那么不確定性即產生無序的能力會顯著增高。因此可能會出現小數量豬群不會出現的新問題。當然,有人認為這是可以問題可以克服的,也有人認為這是個定時炸彈,是一場遲早會發生的災難。

    其他的一些問題,比如供水。豬每天需要的水量大約是體重的十分之一,對于一個大豬場來說這是一個非常大的用水量,此外員工的洗漱、吃喝也都要用到水。這是一個很大數量的水,這些水從哪里來,然后到哪里去?為了避免供水出現問題,還需要建造一個足夠大的備用水源。

    電也是個問題。對于高樓豬舍,自然通風的機會會很少,加溫、降溫都需要用電。如果電源故障會帶來很大的問題。為了避免停電需要準備一個備用電源,而這個備用電源會是一個很大的發電機。

    Gerald M. Weinberg在他2014年出版的《重新思考系統設計》一書中指出,大型系統具有內在的高效率,但是失敗的代價非常高。當然會有一個平衡點,或說轉折點。我們知道有這樣一個點,但是不知道它在哪里。

    此外,廢物管理的工作也會非常龐大。豬場排出來的氮和磷給誰?人們常說可以用豬糞來制造甲烷,但是甲烷是CH4,它里面沒有任何氮和磷。豬糞可以用來制造甲烷,但是氮和磷仍然是個問題。氮是植物易于利用的形式,我們不想把它浪費掉。全世界都缺磷,但是我們把它倒入河里會帶來污染。誰會需要這些氮和磷?他們在哪里?他們準備用多少錢來買?

    還有這些廢物的運輸問題。在我看來,豬場,特別是育肥豬場,應該在地理上盡量靠近種植業地區。如果是豬肉,你可以輕松得把它運輸到任何地方,但是運輸氮和磷的話,存在一個巨大的物流問題。

    最后,我想說的是,養豬的道路萬千條,不存在一個通配整個繁蕪世界的唯一道路。所以我們需要對新信息保持開放,但是我們不應該都去追求時尚。盡管我希望這個觀點是我的,但是Weinberg在幾年前就說了這話,雖然他說的不是養豬這件事。

  • 相關文章:
  • 免責聲明:
  • 本新聞內容部分來自互連網,如果該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我們會立即作出相應的處理。 在對信息的正確性和準確性進行考證之前,中國飼料添加劑信息網對在網站上刊登之所有信息不聲明或保證其內容之正確性或可靠性;您于此接受并承認信賴任何信息所生之風險應自行承擔。中國飼料添加劑信息網有權但無此義務,改善或更正所刊登信息任何部分之錯誤或疏失。
  關于我們 網站簡介 站點導航 廣告業務 友情鏈接  
美女销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