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飼料添加劑信息網
  • 飼料行業未來發展其牽引力何在?
    添加時間:21-11-16 15:00:32作者:來源:點擊數:
     
    一次違禁使用瘦肉精事件曝光,足以讓從業者丟臉,讓產業鏈蒙塵,因為那是一次消費行為與生產行為的顯性沖突。
      一項標準的漏洞、缺位或不科學導致的問題卻是隱藏的、深層次的,可能正在引發危險的鏈式反應,且牽引著一個行業的未來。
      再造飼料行業牽引力
      今年的“3.15”晚會曝光河北青縣肉羊養殖戶違禁使用瘦肉精事件后,飼料安全與食品安全再次引發關注,飼料添加劑再次成為公眾輿論關注的對象。十多年前發生的三聚氰胺、蘇丹紅、瘦肉精事件,每次事涉飼料添加物的事件,都會平添公眾對飼料質量安全與監管的憂慮。
      事實上近年來飼料合格率均在90%以上,去年甚至超過98%,但這仍不足以說明我國在飼料質量安全上無懈可擊,相反,飼料行業的規范與監管依然長路漫漫。
      在大力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快建設現代畜牧業的關鍵時期,飼料行業如何與時俱進,成就高質量發展業態,成為今后很長一段時期必須面對的重要問題。我們不禁要問:飼料行業未來發展,其牽引力何在?
      一、四個安全
      2015年,我國工業飼料總產量突破2億噸,連續10年位居世界第一。今年前三季度,全國工業飼料總產量2.18億噸,同比增長16.9%,預計全年將超過2.6億噸,總產值突破萬億大關。我國飼料工業為肉蛋奶穩產保供做出了重要貢獻。
      近年來,我國飼料產品合格率保持了較高的水平。2018~2020年,全國抽檢各類商品飼料樣品總體合格率93.2%、96.2%、98.1%,雖然2019 年和2020 年抽檢樣品批次有所減少,但總體合格率呈逐年上升趨勢。
      近年來,在國家法律法規、行業標準等共同構建的規范性框架下,我國飼料工業有力地保障了肉蛋奶供給。近年來消費升級態勢明顯,對優質畜產品的需求越發迫切,也對飼料質量安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反思飼料質量安全有著特殊的重要意義,飼料安全或者說是動物食物鏈究竟應該如何保障?
      “對飼料企業而言,保障生產安全和產品質量安全是最基本要求,當然也是最高要求,生產安全出問題,一切都沒有了,產品安全保證不了,就會造成很大危害。”中國飼料工業協會質量安全工作委員會專家組副組長、團體標準技術委員會常務副主任柏凡告訴記者,雖然飼料質量安全并不直接包含生產安全,但曾經發生過飼料企業因疏忽大意,導致粉塵爆炸事件,帶來了血的教訓。
      柏凡稱,飼料質量安全的內涵就是要保障兩個健康不受影響。一是動物的健康,一是消費者的健康。因為動物的健康關涉著最終的畜禽產品和水產品,而這些畜禽水產品又關涉到消費者的健康。當前飼料質量安全重點關注三個問題,一是不使用違禁藥物、違禁添加物,二是允許使用的藥物必須符合相關規定,三是衛生指標不超標。
      “我覺得只要做好這三件事,飼料質量就應該是安全并可以得到保障的,但好飼料就關系到產品的品質問題了,比如能夠促進動物生長、提高飼料轉化率等,這是另外一個含義。”柏凡告訴記者,飼料質量安全的外延不僅僅包含飼料安全本身,它也要保障動物源食品安全,此外,還要保障生態安全和生物安全。比如,飼料被畜禽消化后通過糞便排泄,不對土壤、水、大氣等環境造成影響。而保障生物安全,最為明顯的就是,過去濫用抗生素危害甚廣,國家開展遏制細菌耐藥性行動,采取禁抗、減抗,就是怕人因為食用了含有抗生素畜禽產品后,體內毒素不斷累積,導致普通疾病都無藥可救。
      二、標準隱憂
      截至目前,我國已建立以《飼料和飼料添加劑管理條例》為核心,《飼料質量安全管理規范》《飼料和飼料添加劑生產許可管理辦法》《飼料原料目錄》《飼料添加劑品種目錄》等配套規章制度相結合的飼料法律法規體系,已建成了由581項現行標準構成的國家標準和行業標準體系,有力地支撐了飼料工業發展。“現行飼料國家標準和行業標準實施多年來,盡管取得了巨大成功,但還不能全面、專業化地指導和引領行業高質量發展。”重慶市飼料工業協會會長孟懷旺告訴記者,行業要清醒地認識到,在畜牧業轉型升級的當前,飼料工業面臨諸多挑戰。目前飼料行業因為國標、行標覆蓋有限,企業標準又參差不齊,行政部門管理一些產品的檢測方法漏洞太多,產品不規范,這是我國飼料行業的現狀。但國標行標強調的是基礎性、安全性和適用性,不可能全面覆蓋飼料行業所有細分方向。
      “飼料行業相關標準缺失問題比較突出,部分標準修訂不及時,標準之間存在銜接問題,甚至出現矛盾問題。”中國農科院飼料研究所研究員李俊告訴記者,《飼料原料目錄》和《飼料添加劑品種目錄》中大部分原料和添加劑沒有相關國家標準或行業標準。混合型飼料添加劑的產品標準和檢測方法標準缺失問題尤為突出。部分標準修訂不及時的問題,比如,米糠是一種比較常見的飼料原料,而GB10371-89《飼料用米糠》至今沒有修訂。
      來自全國畜牧總站的一份數據顯示,目前飼料原料和飼料添加劑分別有624種和449種進入產品目錄,有現行標準分別為77項和107項,有在研標準項目分別為52項和27項,也就意味著飼料原料標準缺口數495項,飼料添加劑缺口數315項,缺口率79.3%和70.2%。
      針對標準之間存在銜接問題,甚至存在矛盾的問題,李俊向記者舉例,GB1353-2018《玉米》、GB/T6435-2014《飼料中水分的測定》、GB/T10362-2008《糧油檢驗玉米水分測定》、GB/T17890-2008《飼料用玉米》、GB/T20264-2006《食、油料水分兩次烘干測定法》等標準都涉及到玉米中的水分檢測方法問題,玉米收儲、玉米貿易等環節中所采用的檢測方法有所不同,不利于公平交易。再比如,盡管2010年對2002年發布的GB/T18823《飼料檢測結果判定的允許誤差》進行了修訂,但仍然不能滿足現實的需要:一是儀器設備及檢測技術在進步;二是相關檢測方法標準在更新;三是行業檢測水平在提升;四是測定項目不斷增加,比如,飼料中禁用物質和獸藥等。
      對于飼料衛生國家標準里的真菌毒素,目前的國標僅包括黃曲霉毒素B1、赭曲霉毒素A、玉米赤霉烯酮、脫氧雪腐鐮刀菌烯醇(嘔吐毒素)、T-2毒素、伏馬毒素等6種,但目前已查明的霉菌毒素有300多種。霉菌毒素對我國畜禽生產繁殖性能的影響自不待言,可是現有的檢測方法卻千差萬別。
      湖南省飼料工業協會秘書長黃勇告訴記者,霉菌毒素的檢測方法顯得力不從心。目前通用的檢測方法包括酶聯法、液相法等,企業更多地會采用酶聯法,但酶聯法穩定性不好,最靠譜的是液相法,但因為成本高、耗時長,企業不愿檢。所以,不少企業就直接采用膠體金免疫層析法,成本低、耗時短,但結果一樣不靠譜,這樣對實際生產就沒有指導意義。如此,就會對飼料產品產生影響,以致影響動物食物鏈安全。
      為什么飼料國標行標的制定滯后于飼料行業的發展?柏凡告訴記者,飼料國標行標沒能更為廣泛覆蓋,主要原因有二:一是需要大量人力財力物力支撐,二是側重基本保障而非全面保障。比如飼料添加劑,如今市場上是大量的混合型飼料添加劑,國家只是制定單一添加劑產品標準以保障基本需求,其他的就需要市場、行業自己去填補,而且國標、行標制定程序復雜,受多種因素制約。
      雖然國標、行標沒能完全滿足需要,我國飼企也有大量的企業標準作為補充。對此,孟懷旺告訴記者,政府推行“放管服”,企業標準自由度得到發揮,但企標的局限性也逐漸暴露出來。
      他認為,大量的企標局限表現在:一是區域不平衡。發達地區或者是技術力量比較強的廠家可能做的企標又偏高,因為其采用的檢測方法及設備先進,其他地方無法實現;二是質量參差不齊。比如說黃芪多糖20年前國家標準只有一個就測單糖的含量,可以反映出黃芪多糖單糖總量是多少,但這種檢測方法的前提是假設廠家都有良心。而實際上是,不良廠家在其中摻雜葡萄糖,測出來含糖量也是達標的,所以黃芪多糖的價格從幾塊錢到幾百塊錢一公斤的都有,這就是問題所在。
      與孟懷旺持相同的看法,柏凡認為,就是因為企業標準各自的立場不一,有些標準不完善,有些標準不科學,所以行業呼喚建立高質量團標。
      可是,據了解,我國既有的飼料工業團標100多項,有20多個社會組織制定,何以不能適應行業的創新發展?

    對此,全國畜牧總站站長、中國飼料工業協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王宗禮表示,當前我國飼料工業團標良莠不齊,存在技術把關不嚴、標準質量不高、急需標準不足、創新標準短缺等問題,尤其是混合型飼料添加劑、生物飼料、新產品、新方法等,國標和行標制定遠遠不能滿足飼料企業發展的需要,急需高質量的團標填補這一關鍵點。

      三、團標摸高

      近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國家標準化發展綱要》中提出,到2025年,實現標準供給由政府主導向政府與市場并重轉變,標準運用由產業與貿易為主向經濟社會全域轉變,標準化工作由國內驅動向國內國際相互促進轉變,標準化發展由數量規模型向質量效益型轉變。
      “團標在新時期既有了發展壯大的空間和潛力,也迎來了前所未有的機遇。”10月18日,在青島召開的中國飼料工業協會質量安全工作委員會和團體標準技術委員會成立大會上,農業農村部畜牧獸醫局副局長孔亮表示。
      對于國標、行標、地標、團標和企標五者的關系,全國畜牧總站李新一處長一語道破,國標設底線保安全,行標管行業促運行,地標管一方有特色,團標調高線推創新,企標強定制升活力。也可以概括為,國標、行標和地標保底線,團標和企標拉高線。
      飼料團標要滿足市場和創新需求,做到技術上先進、經濟上合理。11月8日,《中國飼料工業協會團體標準管理辦法(試行)》 的發布,正是要聚焦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和新模式,填補標準空白。
      近年來,飼料行業通過提高氨基酸利用率,推廣使用低蛋白日糧等產品和技術,降低了氮磷的排放量,為治理農業面源污染發揮了重要作用,但是一些飼料企業技術落后、管理粗放、過量添加、超標排放等問題還比較嚴重。孔亮稱,中國飼料工業協會在過去幾年內已經啟動了團標的制定工作,并取得了很好的成績。2018年發布的《仔豬、生長育肥豬配合飼料》《蛋雞、肉雞配合飼料》兩項團標,并號召廣大飼料企業公開承諾采用標準,對于推動構建適合我國國情的飼料配方體系,保障我國飼料和養殖業蛋白原料有效供給發揮了積極作用,在行業內和社會上產生了良好反響。目前這兩項團標已成功上升為國標,在引領行業發展,指導企業創新上發揮了更大作用。
      10月18日,中國飼料工業協會發布今年12項首批團標立項項目,涵蓋配合飼料、飼料添加劑、飼料原料及檢測方法。由孟懷旺作為負責人的重慶優寶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重慶桑禾動物藥業有限公司兩家公司,與重慶市獸藥飼料檢測所共同參與兩項團標— —膽汁酸和γ-氨基丁酸團標的制定起草。
      膽汁酸作為一種功能性飼料添加劑,可以彌補畜禽自身膽汁酸分泌的不足,從而釋放飼料潛在能量,并促進脂肪消化吸收,提高動物生產性能,提高飼料利用率,保障動物機體健康。
      孟懷旺告訴記者,膽汁酸是我國在世界范圍內最先批準作為飼料添加劑的產品,是名副其實的創新性產品,但其質量標準卻參差不齊。
      據孟懷旺調研了解,目前國內膽汁酸生產企業約有八家,絕大多數采用酸滴定的方法測定,這和我國早期測定黃芪多糖的原理一樣,質量標準參差不齊。伽馬氨基丁酸生產廠家主要在食品和藥品上使用,拿到飼料批文的只有兩三家。兩個多月前,孟懷旺團隊就針對上述兩項團標的制定著手搜集相關企業的樣品。“膽汁酸的脫氧膽酸成分很復雜,需要拓展檢測出成分數量,目前僅有兩種成分,希望增加到三四種,脫氧膽酸以不同的鹽的形式存在,還有熊膽酸、豬膽酸、鵝膽酸等。摸清膽汁酸真正的化學成分,需要高效液相分析方法來測,但行業內一直慣用滴定酸測定,所以產品參差不齊。”孟懷旺表示。
      孟懷旺告訴記者,此次團標的制定,首先是專業化水平能夠代表行業的高技術標準,具體來說就是代表行業的最高水平,至少是現在的最高水平;其次,要有行業通用性,無論是檢測方法,使用的檢測設備,對人員的要求,必須現實中大家都具備,或者任何一個第三方檢測機構的檢測也可以重復,這才具有代表性;再次,團標推行過程中需要適時修訂,應和行業的最新技術發展水平保持同步。
      “如果維持現狀,沒有高質化的團標引領,行業仍然會像現在一樣無序,各地方各廠家自己做一個標準,隨性而為,畫地為牢,即使是創新性產品,也會被埋沒掉,無法惠及行業產業,提高生產力。”孟懷旺說,現在團標制定恰逢其時。 四、國際話語權
      “現在中國的維生素B2進不了歐盟市場,因為外企在那里推行了一個標準,以生物安全為由,以所謂的標準來形成壟斷,至少保護了本地市場。”孟懷旺告訴記者。
      孟懷旺所說的維生素B2指的是飼用維生素B2。2018年9月以來,國內企業以枯草芽孢桿菌KCCM-10445生產維生素B280%產品及其預混物和復合飼料不得不全面退出歐盟市場。因為歐盟食品安全委員會EFSA認為這一方式生產的產品有風險,主要是指維生素B280%產品會對活性細胞的傳播和基因改造菌種的基因編碼耐菌性的DNA造成風險。
      不言而喻,標準已經成為世界通用的“語言”,世界需要標準協同發展,促進世界的互聯互通。一流的企業做標準,這在孟懷旺看來更為深刻,也更具有現實意義。
      2000年前,我國有一大半工業化維生素需要進口,而如今,中國成為全世界唯一一個依靠民族工業能生產所有維生素品種的國家,但沒有一個標準是由我國制定的。
      “因為維生素工業發軔于第二次大戰以后,西方國家陸續把維生素生產質量一套標準建立起來,當中國人自己能生產了,他們自己卻又不生產了。目前,維生素相關產品的專利都是國外幾十年前制定的,早已過期。我們掌握了這些專利和技術工藝路線后,雖然能把產品生產出來,但還沒有原創技術,這就是下一步行業需要突破的重點。”孟懷旺介紹,目前維生素氨基酸等營養性添加劑卡脖子的地方不多,但也不要忽視國外以原研技術為由拿捏我們的可能。如今,中國具備所有的物質條件基礎,核心的問題是如何能把最終的產品做好,然后形成我國自己的品牌。
      “中國飼料工業協會是國際飼料聯合會四大常任理事國之一,這是我們的優勢。中國飼企真正要走出去,保護好自己的合法權利,獲得公平競爭的地位,就要率先推出自己的產品團標,提升產品的競爭力,形成品牌,以此來改變不利的貿易地位。”孟懷旺稱,未來包括一些功能性添加劑、免疫增強劑等,中國仍然在全球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此次團標委員會建立以后,希望能夠趕在歐美之前率先把國內團標建立起來,而且應高于他們的水準,以搶占制高點。那么,在后抗生素時代,我們就擁有了全球意義的功能性添加劑的話語權。
      眼下已是11月上旬,按照計劃,孟懷旺團隊要在今年年底拿出兩個基本成型的團標文本,時間越來越緊。
      “除了團標,其實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尤其是在創新類功能性添加劑酶制劑領域,國內具有領先優勢,值得開發的產品還有很多,可是我們這一代人也快退出歷史舞臺了。”孟懷旺補充說,需要更多的年輕人來接棒,勇于到世界舞臺上角逐,不光讓飼料產品 made inchina(中國制造),更要created in china(中國創造),贏回屬于自己的榮耀。

  • 相關文章:
  • 免責聲明:
  • 本新聞內容部分來自互連網,如果該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我們會立即作出相應的處理。 在對信息的正確性和準確性進行考證之前,中國飼料添加劑信息網對在網站上刊登之所有信息不聲明或保證其內容之正確性或可靠性;您于此接受并承認信賴任何信息所生之風險應自行承擔。中國飼料添加劑信息網有權但無此義務,改善或更正所刊登信息任何部分之錯誤或疏失。
  關于我們 網站簡介 站點導航 廣告業務 友情鏈接  
美女销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