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飼料添加劑信息網
  • 淺談后備母豬擴繁計劃和實施
    添加時間:21-11-16 14:50:40作者:來源:點擊數:
     

    我們都知道,母豬是驅動著豬場前行的核心動力,而如何才讓母豬場有持續的推動力呢?當然是高質量的后備母豬啦!

    今天,來自美國愛荷華州立大學的母豬遺傳育種專家Dr. Ken Stalder將和我們聊一聊在實際生產中如何提高母豬生產力、如何計劃擴繁,以及未來的豬場會是什么樣。

    一、定義母豬生產力

    傳統來說,PSY(Pig/Sow/Year,每頭母豬每年斷奶仔豬數)是大家最為關注的指標,它的確能夠提供一些價值 --- 如果在同一個系統間的母豬場進行比較,這是沒問題的;不過,如果拿出去和同行們比較,那作用就不大了。這是因為PSY有很多人為操控的因素,不同算法的結果差異也很大。比如,歐洲豬場和美國豬場的運營模式非常不同,那么,比較PSY的意義就不那么大了。

    希望大家要能慢慢遠離PSY,轉而關注「母豬終身生產力」(Pig/Sow/Lifetime,每頭母豬終身產仔數),這個指標能讓我們避免胎次結構、空懷等因素對算法的影響,讓大家能夠真正在同一水平線上作比較。如果要更進一步,我們還能將母豬的在群天數等數字加入計算,得到「每頭母豬終身年斷奶仔豬數」(sow life annualized piglets weaned)、比較每天能夠帶來的經濟效益。

    圖1  母豬終身生產力匯總(DOI:10.1186/s40813-020-00163-1)

    二、如何把握擴繁規模?

    大家通常會在市場情況好的時候才開始認真對待擴繁,但是養豬行業很少有一帆風順的完美情景,所以,討論擴繁的時候,我們首先要帶著風險意識去思考這個問題。

    正常情況下,我們可能會有一個擴繁的完美計劃,但是突然來了藍耳病,來了非洲豬瘟,一切計劃都會被打亂,一瞬間我們會失去很多能繁母豬,需要大量后備母豬。回顧過去這么多年,已經有太多的例子是我們被打了個措手不及的時候,沒有足夠的母豬,然后呢?只要是母的、能站起來的、能走動的,我們就通通拉去母豬舍配種 --- 最后,母豬場的表現差得不行,后代到了育肥舍的表現也不盡人意。

    Dr. Ken Stalder的看法是,后備母豬擴繁時,需要讓「供大于求」,在計劃擴繁的時候,需要照著最壞的打算去安排。這樣,我們才能更加靈活地應對任何可能的問題。后備母豬的培育要向軍隊培養的模式學習,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不過,后備母豬數量增多的話,投入也必然增多。有兩個策略可能會有一定幫助:

    1)篩選后只保留最核心、最出色的后備母豬,其它的可以通過出售來收回一定成本;

    2) 在母豬舍采取更嚴格的淘汰制度,「主動更新」加上「被動淘汰」,剔除效率低的母豬,引入后備母豬。

    一定有人說,提高淘汰率的成本也很高呀!但Dr. Ken Stalder認為,任何方案都有成本,需要根據自己的能力把握那個平衡。尤其是當我們人為淘汰更多母豬的時候,我們需要去比較的是 --- 引入新的母豬能帶來多少利潤?淘汰老的母豬能節省多少成本?這些數字都因豬場而異。

    通常來說,多養2-3%的后備母豬可以讓回報會大于成本。遇到任何一個突發事件,別人措手不及時,你的回報就會翻番。同時,美國的養豬戶面臨著很多新的挑戰,如果以后真的很多地方不讓用定位欄了,要大欄飼喂母豬,母豬的淘汰率可能還會增加,這時候我們擴大后備母豬擴繁能力的重要性就更加凸顯了。

    三、后備母豬的選育

    每個豬場對后備母豬的管理、選育都不太一樣。有些人基本不選育,只淘汰明顯不行的就可以了;有些豬場則要求要有85%的選育率(gilt selection rate)。

    Dr. Ken Stalder的看法是后備母豬群的選育率至少要到70% --- 選育率越低,淘汰率越高,母豬的質量越好;只有這樣才能保證母豬的整體質量。

    圖2  不同選育率對母豬終身生產力的影響(圖片來自PIC)

    另外一個問題是,當我們可以選擇自行擴繁或者從育種公司購買時,應該把天秤放平,以同樣的標準去衡量母豬的表現。計算成本的時候,需要客觀比較育種公司承諾的水平和我們自己擴繁的水平。

    我們談到了后備母豬的選育,可是很多時候我們并沒有跟蹤它們的后代足夠久,來驗證我們的選育是否真的成功,在Dr. Ken Stalder看來這是一個有巨大潛力的領域!我們以前會有種種技術上的困難,導致無法追蹤這些豬,但是現在有了電子記錄、電子耳標、大數據,也許可以讓我們有辦法把這些數據整合起來,從而更容易從母豬生產一直追蹤到后代出欄的所有數據。

    四、科技VS.人力

    其實現在行業里最大的一個挑戰之一還是人力資源問題。任何新的技術都需要有一定技能的人員來執行;我們可以設計出很棒的科技產品,但是如果到頭來在豬場沒有人來執行,就達不到效果了。

    還有另外一個問題是,美國農村的網絡傳輸速度實在是有限,無法將大量數據進行實時傳輸;這樣一來,即使這些新技術再好,沒有辦法落地也是徒勞啊。

    所以,針對農業科技的創新策略需要「由下而上」(bottom-up),先從基層的實際情況出發,然后看看如何在利用現有條件的基礎上找到合適的技術。而不是「從上至下」(top-down),從大格局上找到了非常有意義的技術,然后層層傳遞時,卻發現根本行不通。

    五、員工的選擇

    我們的行業正在經歷著巨大的變革。Dr. Ken Stalder認為在不遠的未來,整個養豬行業的用工情況會有很大改變。目前我們每天干的很多枯燥的體力活也許都會被機器代替,而我們的員工更多需要的是操控機器、使用軟件的能力。同時,需要的員工人數會降低,但是用人成本會增加。

    但是不變的是,我們仍然需要那些有責任心的人,他們需要在豬場里細致觀察,能夠發現問題。當然,又能操作機器,又能單扛母豬的人可能少之又少,也許以后豬場里還都會加上IT部門!總之,無論世界怎么變,我們需要的員工總結起來就是三點:

    1)理解能力強,技術過硬;

    2)善于觀察,可以及時發現問題;

    3)執行力強,能夠主動解決問題。

    六、員工培訓

    上崗培訓(on-boarding)是Dr. Ken Stalder覺得現在最需要提高的環節。大家過往的經歷都不一樣,來到同一個工作崗位,都需要一定的適應期。如果豬場或者公司能夠給新員工提供他們所需要的幫助,一定會事半功倍。同時,可以讓優秀的在職員工給新員工做榜樣,這樣能加快新員工學習的速度。

    對于一個成熟團隊,每年也需要拿出一點時間來培訓。持續教育、終生學習是提高每個人價值的好辦法,無論對公司還是對個人都益處多多。


  • 相關文章:
  • 免責聲明:
  • 本新聞內容部分來自互連網,如果該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我們會立即作出相應的處理。 在對信息的正確性和準確性進行考證之前,中國飼料添加劑信息網對在網站上刊登之所有信息不聲明或保證其內容之正確性或可靠性;您于此接受并承認信賴任何信息所生之風險應自行承擔。中國飼料添加劑信息網有權但無此義務,改善或更正所刊登信息任何部分之錯誤或疏失。
  關于我們 網站簡介 站點導航 廣告業務 友情鏈接  
美女销魂